印尼企业双巨擘 经商济世两不懈 – 开云网 | 开云体育买球app下载(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版/手机APP下载

印尼企业双巨擘 经商济世两不懈 – 开云网

印尼企业双巨擘 经商济世两不懈 | 开云网

他透露:“这位事业上的贵人经营建筑材料供应生意,结识不久李老板就让我直接从货仓提取所需的建材,货卖出去收到钱才跟他结账。这样先提货后算账的特惠方法,无疑让我少了面对资金周转的压力,也让我放胆去找生意。”

今日,在业务多元化战略下,实嘉集团以FINNA为商标的产品,包括了鱼片、蔬菜、腰果、酱料等海产、农产、食品加工行业,种类达上百种。集团不仅在品质上先声夺人,发展成为印尼第一大食品公司,更在经营理念上不断更新,引导消费潮流,黄世伟也由此赢得“印尼虾片之王”“印尼食品之父”等称号。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收鱼、送鱼的工作一干就是两年,黄世伟的业务才有第一个重大突破。这次深入偏野乡间屡敲他家大门的是日本10大商社之一的东洋棉花(Toyo Menka)公司,该公司主管菊池(Kikuchi)要求和他合作,定期大量供应渔获到雅加达。

黄世伟的母亲蔡美星是第三代印尼华人。他常说:“我的道德力量来自母亲的大爱,母亲的大爱则来自她的道德观念,因此我深信我能在各方面取得一些成就,都是来自健全的道德理念。”

食品之父黄世伟 传承美德坚持梦想

相夫教子、知足常乐的太太蔡惠钦认为,女人要成为盐和光。盐能调味、让生活有味道,光则可照耀别人的路。

黄世伟父亲的一位陈姓新加坡朋友,有一天前来渔村探访,发现偏远的沿海小村落盛产各类海鲜,他不但说服黄世伟就地取材当起小渔商,还拿出2万美元作为开业资金,要求他在小镇上收购白鲳和午鱼,每天用大盒子和塑料包装袋空运到新加坡。

白手起家的吴其顺(Paulus Utomo)不但是稳当“印尼船王”,也是成千上万家庭的衣食父母。

1970年代初,吴其顺以父亲的名字“士志”作为公司宝号,成立了自己的商行,当起中介商,在创业路上跨出了第一步。

言下之意,就是要孩子们加倍努力,才有机会出人头地,一家人要团结互爱,才会被人家看得起。

创业之初遇贵人 南安同乡提拔扶掖

母亲常提醒一句话:没父亲的孩子须加倍努力  

他说:“当时我还不到60岁,事业屡创高峰,要我马上急流勇退的确不易,不过再三全盘考虑后,我决定见好就收。我认为除了生意与经商外,人生还有许多事业可耕耘,何况和我同根生、共同经历考验的弟弟是理想的接班人,我称之为‘爱的投资’。”

实嘉集团是印尼第一家完成从家庭工业转化为工业化生产虾饼的改革升级,年产万吨虾片、虾饼,一跃成为东南亚和世界最大的虾片供应商。

1998年退休后,黄世伟原本想要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修身养性,过着无牵无挂的悠闲生活。但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在退休16年后又开始忙碌,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次精彩,在办教育及回馈社会领域启航。

1966年,为了全家生计,黄世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硬着头皮找来四个帮手(其中一个是舅舅),以自己的名字Harry Susilo开了一家小店。早年,没人想到海产出口是一门赚钱发财的生意,作为起步的小渔商,黄世伟一切从简,凡事都得亲力亲为,生活和作业更是日夜颠倒。

在商场历经百战的黄世伟很清楚,一家企业如果只有家族成员,那就一定会限制自己的发展;如果全部是外部专业人士,家族传承也会面临问题,因此二者必须取得平衡。

24岁时,黄世伟的的父亲(51岁)突然中风,卧病在床达九年之久。在全家万分焦虑、彷徨之际,黄世伟事业上的第一位“贵人”出现了。

一是油轮之王、一是食品之父,两位已步入古稀之年的“王者”,都善于从逆境中冲破命运束缚,攀上事业顶峰,如今更积极回馈社会,不遗余力为后世创造价值。

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燃料船运集团士志(Soechi Lines),成立20年船队猛增至48艘,其中两艘属于吨数达35万的霸级大型油轮,以及一艘号称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巨轮。集团旗下船队总吨数约达200万、员工上万名,其中单是与新加坡遥遥相望的吉里汶岛船厂,员工就不下3000名,是岛上最大雇主。

吴其顺的父亲吴士志年轻时曾在马来西亚槟城的钟灵中学念书,槟城和棉兰只是一水(马六甲海峡)之隔,十七八岁学成回到棉兰,开始协助父亲管理事业。就在他事业起步、蒸蒸日上之际,却英年早逝,享年仅有44岁,当时吴其顺也只不过是个11岁的孩子。

1972年12月,黄世伟“双喜临门”,在和日本公司签约的前一天,他在亲友的撮合下,和雅加达的蔡惠钦结为夫妻。完成了人生中的两大事,他开启了另一个新旅程,迈向事业的新起点。

今年72岁的吴其顺出身经商之家,祖父吴锦裕从小就自力更生,年仅13岁离开福建南安,远渡重洋来到狮城,在商贾云集的大坡厦门街落脚。

吴其顺在亚齐的另一大“收获”,就是娶得谢莉珍为妻。两人于1975年成婚,吴其顺一成家就加快立业。

1941年,黄世伟在雅加达出生赤贫之家,一家十多人挤入由竹片搭建在泥地上的亚答屋。11岁时,他才有机会上小学,每天骑着二三十分钟的脚踏车往返学校,母亲夜里点煤油灯让孩子温习功课。

1976年,随着黄世伟第一个女儿Finna(黄丽婷)出世,以FINNA命名的商标也告诞生。

2014年,黄世伟应美国名校波士顿大学的邀请,捐助创办“黄世伟全球经济道德学院”,学院的课程是波大管理学院新生的必修课。创院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培养品学兼优又具备创业精神的商业领袖,传播与时俱进的崭新管理学知识,为世界创造价值,并确保学生在道德领域学以致用。

此外,年轻守寡的母亲也要孩子们每天睡觉之前,先想想别人,再想想自己。她的真正用意是要孩子们心怀大度,不要处处以自我为中心。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袭,随后苏哈多下台,以及排华暴动,黄世伟突然决定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举家旅居美国、定居新加坡,并将耗费一生心血建立起来的事业帝国交给五个弟弟。

印度尼西亚华裔富商向来以来自闽北福清一带为主,祖籍闽南南安的吴其顺、黄世伟可说是异军突起、各霸一方。

他指出,做生意就如船在大海,大海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波涛汹涌,因此得时时提高警惕,千万不能盲目冒进。最重要是要懂得顺势顺流,紧紧稳住船舵、掌握好航向,才能规避风险、把握可能一闪即逝的机遇。

打稳基础后,士志集团快马加鞭,着手组建、扩展本身的船队,业务逐步延伸到运输原油、天然气、棕油及化学品等相关行业。

为什么对这个日子情有独钟?黄世伟用其特有的思维解释,中国人有12生肖、西方人有12星座、时钟分隔成12个小时、耶稣有12位门徒,不管东方还是西方,12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数字,而在自己的家族中,也刚好总共有12名兄弟姐妹。

1979年,吴其顺、吴其文和吴其兴三兄弟拥有了第二艘油槽船,船重6500公吨,船价200多万美元,这是士志集团开业以来的第一笔大投资。

如今,实嘉集团已逐步实现了新老团队的良好融合与过渡。2012年12月12日12时,黄世伟带领年轻团队的12位代表,签下律师合约,让年轻团队逐步替代老一代,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中流砥柱。

印尼泗水的实嘉集团(Sekar Group)创始人黄世伟,从鱼虾收购的小生意起步,用了五六十年的时间,把它发展成为雇有2万名员工,业务涵盖食品、海产、种植、饲料、物流、旅游、贸易、地产、矿产等,一年营业额达数十亿元的大型跨国企业。

去年,美国巴布森学院(Babson College)庆祝建校100周年,黄世伟被选为“对社会有重大贡献和影响力”的全球杰出企业家,亚洲方面也只有他和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办人孙正义两位。

事业开创出新格局之后,吴其顺和谢莉珍积极参与印尼慈济活动,先生是慈济基金會理事,太太则负责膳食组,日理3000人的伙食。吴其顺说:“早上我还没起身,她已出门到慈济帮忙。我晚上回来,她还没到家,不过她忙得很开心,为慈善事业尽点绵力,我们都很有满足感。”

不过,让吴其顺赚到第一桶金的却是在亚齐承建和供应油气基础设施的部分工程。他果敢地买下一艘旧货轮,负责把建材从新加坡运往亚齐。货轮来往两地三几趟,他已赚回创始本金,更重要的是从此跨足船运业。

生命中两个伟大女人 

再过了两年,生意发展至一定规模时,在菊池的“三顾茅庐”之下,黄世伟战战兢兢取得5万美元的银行融资,建造冷冻厂房、添置新设备,跨出另一步走在同业前头。

吴士志育有四男两女,吴其顺上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全家35人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家庭纠纷此起彼落,难有安宁的日子。

他说:“虽然母亲是一些人的眼中钉,在孩子眼中却是个纯朴忠厚、任劳任怨的家庭主妇。父亲一去世,嗷嗷待哺的孩子又一大群,她被迫挑起一家生计的重担。在读书期间,我们几乎是每天早上以炒饭加点酱油配清粥,把肚子填得饱饱,十多年都不知‘零用钱’为何物。”

实嘉集团创始人黄世伟(Harry Susilo)祖籍福建南安,父亲黄友彬在泗水郊外徐图利祖(Sidoarjo)的小村落以捕鱼为生。

创业之初有“贵人”相助,往往是事业成功的一半。吴其顺事业从踉跄起步到展翅高飞,很大程度上是得到一名姓“李”的南安同乡的提拔和扶掖。

除了母亲,太太蔡惠钦是黄世伟生命中另一个伟大女人,两人都让他深深地感受到“爱的力量”。

黄世伟的大女儿黄丽婷大学毕业后,最初进入咨询行业,后来选择在医疗行业创业;小女儿黄丽园服务于公益慈善多年,但随着家族企业的发展,两个女儿先后“归队”,加入家族企业团队,并分别主管两家上市公司。

船王吴其顺 把握机遇顺流抢滩

因此,复杂的家庭环境从小就激励着吴其顺另立门户、自创大业的决心。

1974年,深知要做大事就要到水深的地方去行大船的吴其顺,认为生意如要做大,就必须到大城市求发展,于是辗转来到雅加达,与刚大学毕业最小的弟弟吴其兴携手合作开创事业。

吴其顺说,由于创业的资金有限,公司只能稳扎稳打。然而,若有生意上门却又接不下,事业就无法发展。于是,每当一接到合同确定有生意时,公司就会跟银行商谈贷款,而银行查明确实有订单,借贷就比较有商量,生意规模就这样慢慢扩大。

举目无亲的吴锦裕先在同乡蔡金山的铭兴公司谋得一职,经营什货业的铭兴在当时是略具规模的九八行。吴锦裕工作了两年,掌握了九八行的一些生意窍门后,认为新加坡不适合他发展,应设法易地谋生,于是转至棉兰。

1965年是印尼兵荒马乱之年,苏哈多实行军法统治。吴其顺在棉兰崇文中学一毕业,就在叔叔的土产贸易行“帮头看尾”。

他认为,每一个接班人都要饮水思源,铭记企业的历史和文化。幸福不是不劳而获,后辈如果只会享受前人努力的成果,就会陷入“富不过三代”局面,每一代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以及实现梦想的毅力。

有两个太太,以及15个孩子的吴锦裕随后也离世,他的事业逐渐由吴其顺的五叔接手。

吴其顺感受最深的是母亲常提醒的一句话:你们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棉兰是印尼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雅加达、泗水,也是苏门答腊岛的第一大城市。开始时,吴锦裕做点小本买卖,从岛上各地采购香料、豆类等土产,然后转卖到印尼各市镇,不出几年吴锦裕已是苏北一带的知名土产贸易商。

回首这段大家庭一起生活的日子,吴其顺感叹地说:“我年纪小,有许多叔叔和婶婶和阿姨等,看到母亲受尽委屈,我根本无能为力。不过,我眼睛在看、头脑却不停在转,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设法赶快带着母亲走出去,离开这个争吵不休的家,鼓起勇气看看外面的世界。”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